第1169章 血书重案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方晟顿了顿,看着集团大门方向说:“神砜集团内部会议都结束了?站这儿参加我们的露天大会?”

集团领导们如梦初醒,暗想诗委书计正在化解矛盾,我们傻站着给领导添堵不是?

赶紧吆喝着销售人员迅速撤回大门内,重新回会场继续开会。这时公安局领导利用刚才两条所谓“人道救援通道”将警察们快速安置进去,两道人墙将民众隔成三截。

另一方面闻讯赶来的警察与机关人员在外围抓紧说服工作,劝离部分民众。

见形势略有松动,方晟终于回到核心话题:“刚才站在外围一直听有人嚷嚷神砜的东西吃死了人,我觉得这个表述不严谨,或者说在尸检结果出来前不能这样判断。我跟大家一样都不是医生,对于保健品成分、生产工艺等等也不了解,大家在这儿争吵、打架的时候,法医——注意是法医,正组织医生们进行死因检测;质监、食监、工商等部门专家也会同对被封存几款产品的成分进行分析,等到调查结论出来,所有责任单位、责任人必将遭到最严厉的查处,这一点毫无疑问,我也可以站在这儿作出承诺!”

这个说法跟娄伯林之前所说并无区别,民众依然不满意,但方晟背在后面的手做了个动作,易容方立即醒悟过来,连忙指挥大批陪同人员以及警察“轰然叫好”,这样一来外围的民众并不知情,也跟着鼓掌叫好。

“谢谢大家的理解!”方晟微笑道,“接下来请大家各归原位,静等市正辅的调查结论,我们会通过广播、网络、短信等方式广而告之,让大家看得明白、看得清楚,之后再启动问责程序。好,都散了吧!”

方晟又做了个手势,几辆警车赶紧通过喇叭疏散分流人群,大批官员、警察则在路口维护交通秩序。

守在门口的神砜集团副总一溜小跑过来,请诗委书计进去坐坐。现在岂是闲聊的时候,方晟充耳未闻,易容方挡驾说方书计要回去开会,今天没空!

上车之后,易容方凑近方晟耳边说在人群里拥挤的时候,不知谁往他兜里塞了份血书。

“血书?!”方晟有些吃惊。

易容方从兜里掏了书信的一小块,果然浸透鲜血!

“到办公室再说。”

进了市府大院,得知郑南通受了几处皮外伤,手臂、腿部都有淤青;娄伯林和吉副诗长好些,主要是拉扯中有些擦伤,目前都在市一院接受治疗并做全身检查。

那份血书——考虑到安全等因素方晟没亲自看,而是易容方打开看完再做汇报。

“尊敬的方书计,我也是实在无路可走才想到这个很古老又很可笑的方式,让您见笑了,可听完这件事——这桩案子,您会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这是血书的开场白。

方晟颌首:“写信的人很有水平,应该是蒙受不白之冤,说说看什么案子?”

“这桩案子发生在两年前,在润泽当地引起非常大的轰动,没想到至今都没开庭审理,而他家人仍在执着地四处奔走,”易容方叹息道,“案子主人公是润泽大学电子学院院长王国真……”

说起王国真,在学术界是鼎鼎大名的牛人!

王国真在京都大学本科保研到本校,当时必须有面试的程序,几位电子系教授面对这位才气满满的学生竟不知问什么才好,相视一笑便让他过了;研究生毕业后到哈佛大学念博,又要面试,结果变成一场学术研讨会。

学成归国,先后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长江学者成就奖、国家最高科技奖等等,33岁就被聘为润泽大学正教授,35岁担任润泽大学电子学院院长。

当年美军攻打中东强国,号称固若金汤的防线几乎不堪一击,短短几天便被突破数道重要防线。后来分析原因,才知道美军就在空袭同时也发动科技战,卫星遥控发出指令,启动了计算机病毒!

中东强国领导算是精明缜密的国家领导人,早就做好与美国人翻脸的准备,几年来一方面担保电子产品国产化,另一方面把鸡蛋放到不同篮子里,尽量避免直接从美国进口电子产品尤其是电脑、网络设备等等,就是防止对方植入病毒。

然而美国人更胜一筹,居然将病毒藏在打印芯片里,当卫星发射指令后激活病毒,只要电脑一开机立即逆向传输,瞬间使得中东强国军事指挥系统全部瘫痪!

听到这个消息,王国真不寒而栗。

作为学术大啡,他深知美国进口设备在国内应用的普遍性,别说军事行动,恐怕美国人随便发动一次电子战役都将是国内业界不能承受之重!

想想机场、铁路、港口、政务平台、电子商务……如果同时陷入瘫痪,那将是什么状况?

王国真愈想愈担心,立即向有关方面打报告申请成立芯片研发小组,组织学术精英和技术骨干进行自主研发。

从国家层面拨款到申、市配套资金,当时科研费用总额为五亿元。看似投入巨大,芯片研发却极为烧钱,与躲在香港从事制导技术核心部件研究的实验室差不多,一年多下来经费就快用完了。

研究工作看不到成果甚至看不到希望,上面不可能再拨款,怎么办?王国真便多方奔走,呼吁民间资本赞助;同时他不断地接各种私活、出席各种论坛讲座赚钱,贴补芯片研究。

为方便接受民间资本进入,规范账务管理,经润泽大学同意成立海芯科技公司,王国真为法人代表,大股东则是两家校办企业。

问题就出在海芯公司的集体性质上!

经过艰苦卓绝的研究,王国真为首的研发小组终于在打印芯片技术方面取得突破,有趣的是,海芯打印芯片还没生产出来,欧美系列产品已开始大幅降价,仅此一项每年就为企业节约近200亿元;等到海芯打印芯片正式上市,市场价如雪崩式下跌,价格跌至原来的百分之十。

可见欧美垄断巨头赚了中国人多少钱!

难怪他们过着悠哉游哉的生活,雷打不动的度假、滑雪、潜水、高尔夫,还动辄倡导民生、法制、人权、环保……那都是有钱人玩的花儿!

打印芯片成功实现商业化也为海芯公司带来巨额利润,然而王国真并不满足这小小的成绩,而把目标投向市场更大、更重要的程控设备核心芯片的研发!

这种芯片的市场有多大?

每年全球交易额为6000亿,美元,对,是美元!

但掌握程控设备核心芯片技术的公司,全球一共三家,其中真正能够生产芯片的只有两家,都是美国公司。

还有一家为何掌握了技术却不生产?答案是……不敢,因为它是日本企业。

事实上这项技术是日本企业开发出来的,两家美国公司购买其专利投放市场后嗅到庞大的商机,后来便由总统直接出面指点首相说这玩意儿关系到日美安全体系,你们别搞了,在家里收收专利费吧,生产销售都由我们来。

首相敢说什么?只能“哈依”。

不过日本人也没放弃芯片的研究,仍然投入重金加强前沿技术探索。有两次曝出在这家企业服务的中国研修生猝死事件,影影卓卓证明水面下的斗争永远在进行之中。

程控设备核心芯片研发刚刚起步,接连传来很多不利于王国真的消息:有的说美国人扬言花1个亿买他的性命;有的说王国真包养情妇,潜规则女研究生、女大学生;还有的说他利用职务之便贪污、挪用研究经费等等。

面对这些传闻,王国真都没时间理会,夜以继日泡在实验室全身心参与芯片研发。

然而该来的总要来。

两年前教育部任命王国真为润泽大学副校长,就在公示期间关于他的举报信满天飞,不单京都最高层、正治局委员等人手一份,临海申委、教育部、钟纪委、科技部等都收到实名举报!

有关方面立即介入调查,一查发现海芯公司账务的确存在问题!

当初打印芯片的研发是以国家级课题方式立项,课题组成员单位包括润泽大学、海芯和两家校办企业,其中润泽大学属于牵头单位,京都科委将5个亿科研经费一次性打到它账户,再由它根据进度划拨给各成员单位。

后来钱快花光了,王国真一边厚着脸皮拉赞助,一边接些私活补贴研发。

干私活赚的钱全都收的现金,然后直接发给科研人员权当内部福利,这部分前后加起来有两三百万,可惜没反映在账户里,不能抵销贪污金额。

拉的赞助按正常流程应该先汇到润泽大学账户,可那些企业都不是课题组成员单位,不便直接汇款;另一方面企业在账务处理时一般不喜欢使用“赞助费”子目(不能税前扣除),因此绕了个弯子,通过校办企业订立合同,以“技术转让费”方式把钱转到海芯账户。

这样一来出大问题了!

芯片技术是国家立项研究的课题,所有权归国家,海芯怎能擅自转让国家拥有的技术呢?

王国真做的另一件错事是眼看成功在握,那年从海芯账户上以差旅费、打印费、技术交流费等方式支出上百万元,给参与芯片研究的科研成员每人发了五万元奖金。

本来这也是学术圈、高校圈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但上纲上线一查,出事了:一是巧立名目虚报费用;二是变造名册套取科研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