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五十八章 家族的荣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预告:中秋节中午纵横中午开启双倍月票,欢迎大家来支持刁民!

方家姐妹虽然都曾性子跋扈,但要从根底上来看,方圆还是遗传了父亲方炎然的温和性子,但方润却是实实在在将大姑王抗日的火爆脾气继承得七七八八。一听是感情问题,方润便知道姐姐方圆一定是在那个吃软饭的男朋友祖俊清那儿吃了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来问了两句,便要冲回自己的车去找祖俊清算账。顾小西和方圆都连忙上前将她拉住,方圆更是急得眼泪又在往外冒:“润润,你别去找他了,我已经打定主意要跟他彻底分手了。”

方润撇开姐姐方圆抓着自己的手,怒不可遏道:“彻底分手?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多少次了?哪次你们吵架你不是这么说的?哪次最后不是你死乞白赖地去求他复合?方圆,我跟你说,你这样下去,他迟早是要出轨的!”

听到“出轨”两个字,方圆先是一愣,而后蹲了下来,将脸埋进双臂间,嚎啕大哭的声音转瞬便传了出来。

顾小西连忙凑到方润耳边小声道:“哪壶不开你提哪壶,她刚刚亲眼看到祖俊清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方润“啊”了一声,这次倒是出人意料地没有爆发,而是一脸心疼地走到肩膀耸动的方圆身边,也蹲了下来,伸手紧紧搂住她的肩膀:“姐,不哭,这是好事,这是你彻底摆脱那个软饭男重获新生的机会,我为你感到高兴!”

顾小西也走了过来,方圆对面蹲下,柔声道:“圆圆姐,润润姐说得对,这是你重获新生的机会,不止是润润,我也为你觉得高兴!”

哭花了脸上妆容的方圆突然止住了大哭声,抬头看看两人,抽泣着问道:“你们……你们也觉得我和他不配吗?”

两个妹妹同时点头,而后方圆再埋头大哭,隐约间,听她边哭边说着:“你们都觉得我们不配,他自己也觉得不配,从头到尾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坚持着……”

顾小西和方润也听得鼻头发酸,但在这个时候,也只有静静地陪在她的身边,等待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

对于失恋的人来说,也许时间才是最好的解药。

三人便这样在路边蹲着相拥,偶尔有车从这边经过,也只是觉得年轻的女孩子是不是又在学着电影里的情节为青春而烦恼着,没有人知道这份伤痛中有多少现实的无奈和龌龊。

“哎哟,三位美女,大晚上的蹲在马路伢子上哭,这谁闹的呀,怪让人心疼的,来,跟哥说说,出什么事了……”在这样的时候,有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便如同心情烦躁时还有苍蝇盯着自己打转一般。

方润怒目相向,她身上本就有许多大院子弟的傲气劲儿,此时看着姐姐方圆因为一个男人如此痛苦,正气不打一处来,便见两个身高都在一米七左右的男子站在那儿不怀好意地笑着说些风凉话,顿时怒道:“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惹老娘,滚蛋!”

“哟吼,还是朵长刺的玫瑰,看来高门大院里长大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啊!”另一个男子朝着这边猥琐地笑,“不过没关系,我们哥俩最擅长调教你们这种调皮的小娘子……”

听到“高门大院”这几个字的时候,顾小西便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而后站起身,警惕看向两人,手上握着的手机别在背后拔了快捷通话:“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那其中一名男子怪笑着道:“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仨就是我们想要找的人。太好了,原本还想着要费一番周折,你们倒好,自己凑到了一块儿,倒是省得我们哥俩还要费心思一个一个地去折腾……”

另外一名男子也哈哈大笑:“这叫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才跟踪你们其中一个几天的功夫,就被我们逮到机会了,这就没办法了,这是老天爷在给们创造机会……”

方圆和方润也反应了过来,方圆此时也惊得止得了哭泣,惊疑地看向眼前这两个身材看上去便异常壮硕的男子,不知道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方润皱眉道:“你们在跟踪我?为什么?”而后,她恍然道,“你们是绿风集团派来的人?”而后冷哼一声道,“为了一块地,这么做值吗?”

那两名男子相视一笑,其中一人道:“什么绿风集团什么地,我们要找的是李云道的家人,美女们,要怪你们也要怪你们家里的那位大人物,是他给你们招惹来的这场无妄之灾!”

三个姑娘同时一惊,此时云道与方家姐妹早已经冰释前嫌,他与顾小西之间的兄妹感情本就很好,尤其知道李云道如今是二部的主事人,由此可以联想到眼前的这两人,怕是不怕怀好意。

顾小西大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那两名男子冷笑一声,道:“想要他脑袋的人!”

顾小西咬了咬牙,轻声对身后的方圆方润道:“圆圆润润,你们先走,我拖住他们!”小西是跆拳道黑带,面对一般的威胁倒也没有太在意,只想护着方圆和方润她俩先走,自己且战且退,也许还有机会逃走。

谁知那其中一名男子狞笑一声道:“别枉想逃走了,既然我们盯上了你们,你们就是跑回家关了门,我们也一样能把你弄出来!”

顾小西看了看两人的配合和架势,便知道这两人应该是专业的搏击高手,心下也不敢怠慢,只好故意拖延时间:“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假如是要钱,我们可以给钱!”

那两名男子对视了一眼,而后其中一人摇了摇头,另一人才叹息一声道:“钱虽然想要,但不是今天,今天就是为了你们仨漂亮的小娘子来的……”说到最后,语气便又再次变得猥琐起来,“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否则,嘿嘿,别怪哥哥我辣手摧花啊!”

说着,两人便想上前擒住三人,却不料顾小西当先出腿。

其中一人没料到顾小西的确有些身手,被顾小西连续三记边腿逼得连连后退。

“哟吼,这朵也是带刺儿的,想不到啊,小娘皮看得斯斯文文柔柔弱弱的,居然腿上还有些劲儿,哥哥我陪你玩玩!”说着,他脱掉外套,做了几个拉伸脖子和手臂的动作,而后伸手朝顾小西勾了勾手指,“小美女,来啊,这回别保留,把吃母乳的劲儿都给哥哥使出来,别怕我接不住!”

另一人看这男子要出手,便

也就乐得站在一边看戏,似乎根本没将这三个女人放在眼里。

顾小西深吸了口气,而后便上前一记鞭腿径直抽向那人的面门,却不料那男子也不躲闪,一臂抬起生生架住了顾小西的攻势,另一只手却上前一把抄住了顾小西的脚踝,而后伸手便在那弧度美丽的脚踝上抚摸了一下,啧啧道:“这有钱有权的人家生出来的闺女就是水灵,连脚踝都这么光滑。”

顾小西又惊又怒,作为支撑腿的单腿微屈,而后陡然发力,整个人腾向半空,借着身体的力道,又是一腿如同长鞭一般抽向那人。

不料那人只是桀桀一笑,握拳横臂,微微后撤了半步,而后整个前臂便顺势向顾小西腾飞在空中的身子轰击而去。

那一臂的力道竟奇大无比,顾小西体重本就便轻,被那人一臂砸在背上,生生摔出去三、四米远。

在地上翻了个跟头,顾小西强忍住后背传来的疼痛,咬牙再次想上前,却不料刚刚还哭得想像泪人的方圆猛地扑上前,飞跃到那人的背上,一口咬住了那人的耳朵。

“啊……”那男子惨呼一声,便要伸手一把抓住方圆的头发,心中一横,便想将人摔出去,可是耳朵上却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让他心中微凉,“这女人莫不是疯了?”

另一名男子正想上前帮同伴解围,却不料方润朝顾小西大呼一声:“快走,去喊人!”而后,一把扑上前,抱住那正欲上前的男子,只是没想到扑了个空,只一把扑到了那人的腿,便想都没想,朝着那大腿一口便咬了下去。

“操!”那男子喝骂一声,抬手对着方润的脑袋便是一掌,径生生将咬住他大腿的方润扇得歪斜倒地生死不明。

“润润姐!”见方润倒下,顾小西便急了,红着脸便要往上冲,却被那男子拦住,几招之下,便又同度被那人一拳击在小腹上,弓身如虾,而后被那人一记横扫,扫翻在地,痛吟不已。

此时刚刚被咬住耳朵的男子也终于将方圆从他背上揪了下来,方圆刚刚遭遇情感变故,本就一肚子怨气没处撒,刚刚咬着他的耳朵几乎使了全身力道,被人揪住了头发吃痛,却也没有松口,只把这人当作了那负心汉顾俊清。而后这人终于捏着她的嘴巴,好不容易将人甩开,但半只耳朵已经被咬得只剩下零星地皮肉挂在脸旁。但方圆也被他气急败坏的一脚踹飞出去,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黑狼,没事吧?”见同伴耳朵受伤,飞狼皱了皱眉,他也是万万没想到,这三个女人居然会如此棘手,尤其是那个会点跆拳道的年轻姑娘,此时居然又已经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蹒跚着往这边走过来。

“没事,速战速决,妈的,居然着了娘们儿的道,操!”那家伙摸了把自己的耳朵,气得几乎要跳脚,正欲上前拿蹒跚着要动手的顾小西出气,却不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不是你们着了娘们儿的道,是你们找错了下手的对象,老王家的种,哪怕就是女人,在战场上也只会战斗到最后一刻,这是家训,也是家族的荣耀!”

几人同时看向说话的那人,两人同时一惊,但片刻后又笑了起来:“来得正好啊!”

(本章完)